尿毒症女孩没钱排队等肾源 靠透析维持生命

作者:九州体育 发布时间:2020-07-11 00:39

  “爸爸,你再拉拉我的手,我的手没有冰凉”,“妈妈,你再抱抱我,我的心脏还在跳动!”这是22岁尿毒症患者邢乔梅被抢救回来后与父母说的第一句话。邢乔梅是家中独女,父母四十岁才有了她,2010年考入内蒙古大学。看到为了给自己治病,原本贫困的家庭背上了更加沉重的负担,邢乔梅准备放弃治疗。绝望之际,她所在的学校和以前中学的同学们纷纷向她伸出了援手,在同学们的鼓励下,邢乔梅重新燃起了活下去的希望。近日,她找到本报向社会寻求帮助。

  邢乔梅,1990年11月生于平山县杨家桥乡白羊口村,九岁时查出患有肾小球肾炎,为了支付她读书治病的费用,父母来到石家庄打工。母亲屈树婷做了一名24小时的保姆,父亲邢德勇因右手的3个手指被粉煤机轧掉,导致四级残疾,在一家饭店做了一名洗碗工。邢乔梅从小性格乖巧、爱读书、爱学习。2010年高考,她以600多分的高分考入了内蒙古大学,成为了内蒙古大学新媒体艺术系的学生。

  今年清明假期,正在读大三的邢乔梅到包头的同学家做客,4月7日,她突患急性肺部感染,并引起心衰,在包头市第一医院确诊为尿毒症,双肾萎缩,并引起肾性高血压,肾性贫血,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经过抢救,邢乔梅被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因为邢乔梅双肾已经严重萎缩,要想彻底治愈,只能进行肾脏移植手术。然而手术费和术后康复费需要五六十万元。面对如此昂贵的花销,邢家连去医院挂号排队等肾源都不敢。现在,邢乔梅全靠透析维持生命。透析需要一周3次,一次费用就要600多元,每月仍需花费将近9000元。“这还是石家庄市中医院给我减免后的价格。”邢乔梅说,为了减少住院费用,一家三口在石家庄市区二环外的前太保村租了一间民房。

  “为了保住洗碗工作,爸爸风里来雨里去,从不敢迟到早退。钱都从他们自己牙缝里挤出来。在我的记忆里,父母都已经好多年没有买过新衣服了。去年春节,全家一共花了74块钱置办了年货,过了一个虽然很清贫但却欢乐的春节,因为我们一家人团聚在一起。”邢乔梅说,她不想让60多岁的父母再为自己付出更多,4月份查出尿毒症后,她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决定放弃治疗。

  让邢乔梅没有想到的是,她所在的内蒙古大学发起了捐款活动,为她募集了1万元的爱心捐款。曾经的高中同学听说了她的病情,也为她筹集了3000元的捐款,在学校和同学们的支持鼓励下,看着为自己辛苦奔波的父母,邢乔梅重新燃起了对生命的渴望。她找到本报,希望通过媒体向社会求助,她说自己还没有完成学业,没有来得及孝顺父母,还没有在这个精彩的世界好好活一回,她不想让自己22岁的生命就这样枯萎。

  邢乔梅现在急需手术,但因为拿不出医药费,一直不敢申请肾源。如果您愿意帮助她,可以拨打邢德勇的电话:,或者直接向他的银行账户捐款。银行账号:6013,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联盟路支行,开户名,邢德勇。

  邢乔梅一病,对本就拮据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现在的她除了向社会求助外,国家是否还有其他补助政策呢?为此,记者向石家庄市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管理中心进行咨询,稽核科工作人员郝彦开表示:邢乔梅的这种情况,国家是有相应的补助政策的。根据相关政策,尿毒症属于慢性病的一种。如果邢乔梅未住院,只在门诊进行透析的话,作为慢性病患者的她可申请“特殊病种大额门诊补偿”,补偿比例比其他病种补偿比例要高出很多,一年内最高封顶线两万元,而其他普通病种最高封顶线元不等。

  那么,如何申请“特殊病种大额门诊补偿”呢?记者向平山县新农合管理中心进行咨询,审核科工作人员张女士表示:申请“特殊病种大额门诊补偿”的参合农民,可执检查化验结果、诊断证明书、住院病历、门诊病历、一寸彩色照片2张、合作医疗本、身份证、户口本到当地乡卫生院申请。卫生院会统一上报到县新农合管理中心进行统一审核。(记者 张宁宁 实习生 左鹏飞)标签: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九州体育
© 2013 北京格林吉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