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清源:“水煤浆”有了合法外衣

作者:好运彩 发布时间:2020-07-30 02:14

  以前大家也都知道水煤浆,但是政府没正式认可,现在,有了这份文件,就相当于政府承认了你的节能减排量,大家也能放心用了。

  6月初,福建省清源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清源收到了一份让他激动数日的文件,这份由福建省经贸委、环保厅和物价局三部门联合发布的文件表明,使用“水煤浆”的企业,只要配套了相应环保设施,也可享有与LNG等清洁能源一样的对应环保核算。王清源投入超过3亿元、耗时3年主推的“水煤浆”终于有了一份合法外衣。

  福建清源科技的前身是成立于2003年的石狮清源印染。2008年,深感印染行业的环保困局,王清源开始探索印染行业的唯一出路——节能减排,研发出代替“煤炭”的“水煤浆”。此后他一发不可收,回收工厂印染废水与煤混合生产水煤浆,并用水煤浆发电、制蒸汽,以此制造了一个自给自足的生态循环系统,并最终转型为一家集印染和化工、能源生产、燃料业务的企业。今年下半年,王清源将全力开拓“水煤浆”在泉州的市场。

  泉州拥有不少遏制于环保问题的行业和企业,即便是大力拆除燃煤蒸汽锅炉的印染行业,其导热油炉环节的减排仍困难重重,石狮清源科技在切入了代替燃煤的新能源市场。

  王清源:这份文件主要由2个层面的意思,一个是企业使用“水煤浆”的话,政府根据节能量给你补贴。企业节能量在500吨以上的每吨奖200元或300元。以一台4吨锅炉为例,一年节能量一般是1400~1500吨,一年就能补贴20万~30万元了。另外一个是环保认定,使用水煤浆的企业,只要配套了脱硫、脱硝设备,保证持续稳定运行,都能按照减排核算规定进行实际脱硫、脱硝减排量核算。

  王清源:按照规定,印染企业的导热油炉要在2012年年底前燃料改用LNG、电等清洁能源。但是这两个能源价格都比较贵,环保部门测算过,一台4吨锅炉,改用LNG的话,一年要多花六七百万元,为什么现在推不下去,就是因为价格太高,企业普遍都烧15~20吨的锅炉,使用LNG后,一年的成本则要多了1000多万元;而用电的话,成本比用LNG更高,因而更不可能推广了。

  使用“水煤浆”,一吨900多块,跟原煤差不多,但是企业需要对锅炉进行改造,整台炉加上脱硫脱硝设备大概85万元,政府补贴就是在这里。以前大家也都知道水煤浆,但是政府没正式认可,大家也都不敢用。现在,有了这份文件,就相当于政府承认了你的节能减排量,企业也能放心用了。

  《老板周刊》:今年你们在“水煤浆”这块上会有什么动作吗?会有多大市场空间?

  王清源:我们现在的烧浆客户就两家,但染整行业还没开始用。我们以前一直没有市场推广,接下来准备加大宣传力度,首先是配合部门开一次大规模的推广会,鼓励这些用气单位和导热油单位进行整改,环保量可以审核,另一方面又给你补贴。下半年市场可以慢慢打开,到了明年,所有烟囱要拔掉,炉也要改造。使用水煤浆的话,政府有补贴,企业当然也就有了自己的选择。

  鞋材、纺织染整这些行业只要用到燃煤锅炉的,都是我们的市场客户,泉州也有1000多家吧。受运输成本所限,本地生产、供应的“水煤浆”自然也就有优势了。

  对染整出路的探索,让王清源走上了一条循环经济的道路,3年来超出3亿元对“清源印染”的改造投入,使其变身为供电、供热和印染废水回收利用的资源性企业,衍生出一条包括化工、能源生产、燃料业务的产业链。

  王清源:我们以前就一直在思考,印染厂是“两高”企业,是劳动密集型企业,企业要发展壮大,不走节能减排、循环经济没有活路,印染马上要被淘汰掉。围绕这条路,每次公司开会,到全国调研,发现我们要进入这个行业的前道,什么叫前道?我们要想办法弄到自己做蒸汽自己发电。其他省份有这样的企业,福建没有。如果再有钱,要做纺织厂,再前面是拉丝。

  王清源:我们这个水煤浆项目是跟神华合作的,他们当时在全国找了4个基地,我们是其中一家。水煤浆由65%左右的煤、34%的水及少量化学添加剂制成,是一种浆体燃料。我们的印染污水大部分回收,一部分用来制浆、一部分用来脱硫。污水是碱性的,二氧化硫碰到水是硫酸,碱跟酸中和成水,水就是中性,PH在8到9,回去再过滤,加点药,就可以再回收利用。原煤跟水是无法黏合的,我们加了一种添加剂,让它成为浆体,就是水煤浆。我们之后成立了水煤浆热电厂,发电后接入电网,而发电中产生的蒸汽则供给印染企业使用。这就是一整套循环系统。省市部门都来检测,泉州检测的数据是,二氧化硫含量是10.6,但这个标准值是450。

  王清源:没错。现在我们一吨浆的价格跟煤差不多,但是企业自己来做,制浆成本比链条炉高,我们自己制浆又卖,等于拉长了产业链,这个成本就可以稀释掉。跟其他省份的制浆企业比,我们整套产业链都有。去年4月份,清源水煤浆热电厂工程通过验收,首台机组启动试运行。现在一年能产50万吨水煤浆,年发电量1.6亿度,年供蒸汽量97万吨。整个循环系统总共投入3个多亿。这几乎是我毕生的积蓄。我有2个印染厂,每年的流动资金几乎也都投进去了。这几年还没有利润,今年年底可能会好点。干企业就是要这样,闽南人就是要爱拼才会赢嘛。

  高大烟囱、印染废水,备受环保之困的印染行业,曾被外界认为是朝不保夕的没落产业。但王清源认为,只要解决了“两高”问题,印染其实是朝阳产业。

  王清源:现在全国印染业都面临一个节能减排的问题。我在江阴看到一家典型的印染企业,老板是村里的书记,短短5年里,企业从4亿,做到20多亿,他一不上市,也没加大投入,怎么膨胀这么大?他主要是搞热电厂,自己生产蒸汽,降低企业的生产成本,这样产品就有价格优势。别人面料成本是200块,他只要150块,面料在市场上就有成本优势。

  王清源:我是去年的人大代表,开两会时,有个泉州市领导问我,你们这个行业还能坚持多少年?我说你们要把他认定为朝阳产业而不是夕阳产业。大家要穿衣服,而且服装款式越来越时尚,这些在面料上已经定得死死的,只有靠后面的染色、整理。那印染行业怎么办?我提3个意见,第一是将印染污水处理好,石狮加强这3个集控区的管理;第二加快锅炉改造,把烟囱拔掉,老百姓就没意见了嘛;第三,赶快进行定型机尾气排放的改造。老百姓最看中的是这么多烟囱拔掉后,蒸汽用热电厂的,导热油炉要么用天然气,要么用水煤浆,这空气不就好了吗?伍堡工业区的污水处理厂是我筹建的,我也是本地人,我知道当地老百姓要什么,我需要空气好,水没有污染。

  王清源今年58岁,在泉州,许多到了这一年纪的企业老板,都纷纷退居二线,要么让二代接棒,要么由能人接手,自己颐养天年。他却总是兴致高昂地在企业里折腾。在记者采访前,王清源早已忙碌地接待完两拨参观的客人,可是一坐下来,他还是精力旺盛,滔滔不绝。

  在过去的三年间,为了搞技术升级,王清源的2家印染厂但凡有点流动资金,都会被投入新的设备当中。在带记者参观时,他指着印染厂和热电厂说,“这边是我前半生的积蓄,这边是我后半生的积蓄。”

  王清源是含金量很高的“高中生”,却常在谈话时自谦是“大老粗”,在跟他聊天时,他都能十分专业地跟你讲述各种化学、物理知识。“我很热爱搞研究,从技改、面料,我们公司每年都有很多新产品,我都乐于研究、看书、到各地参观,因为你只有新工艺,新产品,你才能保持在行业里的领先地位。新工艺加设备改造,才能成为领头羊。服装如何发展,其面料已经达到极点,只能依靠后整理。这时,企业的染料、助剂要跟上去。我们设立研发中心,跟高校合作,企业缺乏理论,我们毕竟是大老粗,不懂,我们没有理论依据,他们有理论基础,没有实践经验,两者能够互补。”王清源说。(海峡都市报闽南版记者 林淑芳 谢明飞 实习生 周湖健 文/图)


好运彩
© 2013 北京格林吉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